一輛“京”字牌照的大貨車,從國道G112呼嘯而過,它的起點是河北省霸州市煎茶鋪鎮大高各莊村工業區,終點是北京,車上貨物是車位鎖,俗稱“地鎖”。
  地鎖,是一種防止別人占用自己車位的機械裝置,在寸土寸金、車位緊張的北京城,橘紅色、黃色、黑色的地鎖幾乎隨處可見。許多車主都知道,一個電話,頂多100塊錢,就可以找來附送安裝服務的地鎖。但很少有人知道,北京城的地鎖究竟來自於哪?記者從北京的地鎖經銷商那裡得到的信息,均指向北京城南100多公裡外的霸州。據瞭解,北京城大多數地鎖,都來自這個千年曆史的古城。
  2014年1月1日,《北京市機動車停車管理辦法》正式實施,“私裝地鎖最高罰5000元”是其中一條醒目條款。上周,記者走訪了霸州市幾家地鎖生產廠家,這裡一個規模最大的地鎖廠家,一天的產量達到約2萬個!廠家對北京的“地鎖禁令”並不知情,他們的銷量並沒有被減弱,據廠家給出的數據,每天從霸州銷往北京的地鎖超過1000個。
  而在霸州以北,100多公裡外的北京城,地鎖和私裝地鎖的現象,也同樣沒因“地鎖禁令”而明顯減少。
  為什麼是霸州?
  在北京,通過小廣告、搜索引擎、購物網站,可以輕鬆找到地鎖的供應商。這些供應商中,有些可以提供上門安裝的服務,價格按照地鎖的質量,大約從50元、60元到100元左右。淘寶某地鎖供應商的銷售記錄里記載著,近30天成功交易超過了1500個。
  記者以購買地鎖的名義,聯絡了十幾家地鎖供應商,除了少許供應商不願透露其生產廠家,而多數則給了記者提示——河北霸州。
  霸州市,地處冀中平原東部,幾乎在北京的正南方向,距離北京市中心約100公里。傳統的華北重鎮,北京、保定、天津組成了一個等邊三角形,霸州就在這個三角形“底線”上。霸州歷史悠久,始建於五代後周顯德六年(公元959年)。到了近現代,因為地理位置的優勢,霸州的工業也漸漸成形。到了上世紀70年代末,霸州的民營經濟開始發展起來,依托河北傳統的重工業的優勢,這裡曾經出現過“村村點火,戶戶冒煙”的盛況。
  霸州的工業特色,被稱為“三高一低”,即高投入、高能耗、高污染、低效益,其中,金屬延壓類工業是霸州第一大支柱產業。而地鎖生產就是金屬延壓類工業的一類。
  從北京出發,走大廣高速、再轉榮烏高速,從霸州站駛出,就能進入國道G112。G112,起點是河北高碑店、終點也是高碑店,這是一條全長1228公里、環繞京津的大環線。霸州人說,如果真有一條北京“七環”的話,G112更像。
  G112對河北的意義不言而喻,而駕車行駛在G112上,道路沿線不斷映入眼帘的是,金屬模具製造、金屬延壓、機械製造、物流、汽車維修等產業,這幾乎就是一條完整的產業鏈。從G112向南轉到採留線,走不了多遠就是大高各莊村工業區,這裡就是霸州地鎖產業集中的地方。
  小廠日產過千 最高能2萬
  大高各莊村工業區,規模並不大,如果沒有看見廣告牌,很容易就錯過了。這塊廣告牌就屬於一個“交通設施生產批發”的廠家,掉了葉子、光禿禿的樹木,讓這塊廣告牌很醒目。在它的指引下,記者發現,這個並不大的工業區里大約聚集了十幾家地鎖生產廠。不過,有點奇怪的是,其中一些生產地鎖的廠家其實叫“膠帶廠”,或者更奇怪地叫“教具廠”。
  記者以買家的身份,走進一家生產地鎖的“膠帶廠”。廠子並不太大,廠長有事外出,三五個工人還在忙碌。工人小林在這個廠里工作已有3年時間,問他為什麼“膠帶廠”生產地鎖,他笑了。“現在,還不是什麼掙錢做什麼。這邊本來是膠帶廠,後來不掙錢了,我們老闆包下來,生產地鎖了。”
  在小林身邊,堆著生產地鎖所需要的鐵板、鐵管,半成品O形地鎖,還沒有刷漆,黑乎乎地雜亂一地。地鎖生產所需要的設備並不多,切割用的切割機,延壓用的機床和焊接用的焊槍。這幾樣機器,小林都會用,“其實不難,學幾天就差不多了”。
  作為一名熟練工人,小林說,他一天的產量是200個,這家規模不大的小廠一天的產量超過1000個。他說,這個小廠的規模在當地只能算是小字輩,“最大的廠子一天產量就有2萬個”。小林介紹,整個大高各莊村工業區有十幾家地鎖廠,保守估計也有3萬個左右的日產量。
  地鎖的銷量很廣,最遠能賣到武漢去,江浙一帶也是市場,但因為地理位置的緣故,最大的市場還是京津兩地,其中以北京最多。霸州每天賣到北京的地鎖究竟有多少?小林說,這很難統計,“因為現在都是私人企業,生產很分散,大高各莊這邊算是比較集中的,因為靠近國道。我覺得,每天賣到北京的,大高各莊就接近1000個,整個霸州地區一天肯定超過1萬個。”
  八角鎖最好 O形鎖最次
  告別“膠帶廠”,在另一家沒有門牌的小廠,記者看到了種類更豐富的地鎖。
  廠里的工作人員小娟熱情地介紹著各類地鎖。最常見的橘紅色的O形鎖最便宜,如果需求量大隻需要35元一個。三角形的黃色A字鎖,稍貴一點,40元一個。黃色的T字鎖和紅色的K字鎖,又更貴一點,大約60元一個。最貴的是一種新型的八角形鎖,就算是需求量大,價格也接近80元一個。
  “O形鎖,最常見,走得也最多,不過質量最差,鐵比較薄,車子一軋就軋壞了。八角形鎖,最不怕軋,鐵厚,就是貴一點。”
  在小娟廠里批發採購地鎖的多數是北京的門市,這些門市既有面向物業的集體採購,也有個人。據小娟瞭解,物業一般會買O形鎖,而八角形鎖一般會被個人買走。“地鎖這東西,也看個人吧,就看你希望怎麼用了,你要是希望經久耐用,肯定挑貴的,不過一般人都無所謂,所以八角形鎖賣得不多。”
  禁令?不影響銷量
  無論是小林的廠還是小娟的廠,他們的地鎖銷往北京的渠道基本相似,一般是先發給北京的門市。如果對方需求量大,廠里就包運費,如果需求量小,門市自己承擔運費。地鎖的出廠價在35元到80元之間,再從北京門市裡往外賣。賣給物業,因為量大,價格會漲20塊錢;賣給個人,會漲40塊錢左右。所以在北京,私人購買一個地鎖,需要花費70到100多塊。
  記者在大高各莊村走訪時,每次提起北京的“地鎖禁令”,遇到的反應都是“啊?沒聽說”之類。
  小林說:“我們都是賣給北京的門市,都是熟客,他們一直要貨,我們就出貨,現在廠里都沒有什麼存貨,過年搞不好還要加班呢。門市能賣得出去,證明也沒什麼影響,所以我們銷量基本沒變化。”
  記者離開大高各莊村的時候,正趕上一輛大貨車從小林的廠里往外拉貨。大貨車是北京牌照,滿滿一車地鎖約有數百個,行駛方向是北京大興。
  北京“拆的速度趕不上裝”
  北京私裝地鎖最嚴重的區域,多數集中在老城區,比如廣渠門的安化北里,上周末,記者走訪了這裡。
  從廣渠路往南走,穿過幾棟高大居民樓,就進入了安化北里中的老舊小區,這裡的建築多數是低矮的小高層,有些建築的歷史要追溯到上世紀80年代。這裡沒有物業,也沒有規劃完備的停車位,多數車輛是見縫插針,用地鎖占位的現象便不可避免。
  這裡的地鎖,有O形鎖也有A字鎖,有些地鎖還被拴上了自行車,有的車位上則配備了雙地鎖。潘大爺是這裡的老居民,他說:“這兒的地鎖,也經常被拆,最近的一次是在去年,不過拆的速度始終趕不上裝的速度。”
  潘大爺沒聽說2014年1月1日開始實施的“地鎖禁令”,他自己的車位也是通過地鎖占到的:“咱們這種老小區,也沒有固定的車位,停車基本都是靠搶的,所以,除了用地鎖也沒有別的什麼辦法。”
  在潘大爺的鄰居當中,用地鎖“鎖定”自己車位的不在少數。潘大爺說:“其實吧,因為我們這邊車位不固定,也沒登記,所以即便發現了私裝的地鎖,也不知道是誰家裝的,最多就是拆了,拆了再裝,就是這樣。”
  潘大爺覺得,老舊小區的停車位嚴重不足是地鎖橫行的根本原因,不徹底解決車位緊張難題,地鎖就不會絕跡。 文並攝 D175  (原標題:霸州日供京城地鎖上萬個)
創作者介紹

房屋貸款

ke31kerwq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