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是微博和繪畫的結合,就叫‘微繪天下’好了。”沒想到同事靈機一動的一句話,卻為光明日報攝美部記者郭紅松初步嘗試的融媒體作品點了題。
  近年來,光明日報加快了媒體融合發展的探索步伐,其中一項重要內容就是鼓勵傳統紙媒記者運用微博、微信等新媒體手段,創造新形式的新聞作品,以增強傳播影響力。
  “開始完全沒想太多,只想找到一種能將工作和愛好結合起來的形式,利用網絡手段把作品傳播出去。”沒想到,就是這樣一個郭紅松“玩”出來的創意,通過在光明日報法人微博平臺上設置的“微繪天下”話題,累計閱讀量竟然超過60萬次。
  2013年9月2日,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的新作《起風了》在第70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首映,工作室同日宣佈他將正式隱退。這一天,郭紅松“微繪天下”的第一個作品誕生了。
  “我覺得這個表情最像他內心的自己,也有他作品的特點——耐看。”得知宮崎駿隱退,作為動畫迷的郭紅松拿起電子繪畫板,寥寥數筆勾勒出一張肖像 畫。畫中的宮崎駿身體微傾,像要準備轉身,面部表情淡然,寓意著“隱退”。熱心的同事為這幅畫加了一句簡單的“畫外音”:宮崎駿,一個為我們製造了無限溫 暖、想象、美好的動畫大師。
  “發佈在微博上之後,看著閱讀量刷刷往上漲,內心真是說不出的喜悅。與做報紙不同,微博能直觀地看到有人在欣賞你的作品,有人在評論它。”“宮 崎駿隱退”這條微博發出後,閱讀量達到7.1萬。這樣的結果超出了郭紅松的預期,也給了他啟示:也許可以通過這種“畫新聞”的方式,創造一種新的新聞產品 和傳播模式,爭取在新聞“速食化”的時代吸引更多受眾的關註。
  按照這個路子,郭紅松又繪製了《股民:王菲婚事與中國股市》《探戈,搖曳的舞姿》等作品,同樣從自己感興趣的新聞事件出發,通過“繪畫+微博”傳遞信息,表達觀點
  “同事都說這種形式好,我反而產生了疑慮。網絡和微博的特點就是它的動態聚合效應,如果繪畫的表達形式不變,很快就會給受眾帶來審美疲勞——當你意 識到傳播效果趨於穩定的時候,也就接近公眾關註的終點了。”2013年9月16日,華盛頓發生槍擊案,造成13人死亡,世界各大媒體都對此次事件進行了報 道。看到新聞後,郭紅松決定以此為題材畫一幅作品,用一種不同以往的表達形式。
  他先用速寫手法勾勒出槍手的頭像,然後用圖像處理軟件把報道槍擊事件的美國報紙版面和速寫畫拼接在一起,產生了一幅不同於純圖片效果的作品,形成了一種新風格。
圖為郭紅松創作的兩幅融媒體作品
  “作為新聞產品,如果沒有引爆人眼球的效果,畫得技術再好都沒有用。我的出發點就是希望用多變的視覺形式來激起用戶的閱讀欲望。”在他看來,網絡中新聞碎片化的傾向非常嚴重,所以在“微繪天下”中,繪畫或者圖畫只是起到導讀作用,目的是吸引人們去瞭解背後的新聞事件。
  正是基於以上理念,在現在的作品中,郭紅松多採用“新聞圖片+繪畫”的處理方式,借鑒日本漫畫或者廣告畫的藝術元素,並大量運用繁簡、色彩的對比甚至跨界的手法,將鋼筆畫、鉛筆畫、國畫等繪畫形式融合起來,讓每幅作品都能夠給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覺。
  “你看微博下的評論,幾乎沒有人就這幅畫作出評價,我認為這就對了。”郭紅松認為,作為新聞產品的載體與表現形式,繪畫只是讓新聞得到了比平時 更多的閱讀量和關註度,而這些可以真切地從閱讀量和轉載量看出來——“既然吸引人來讀新聞的目的達到了,新聞繪畫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這種創作手法非常新穎,把新聞熱點和新聞人物用輕鬆、形象的繪畫‘語言’呈現出來,是‘一望便知’的新聞藝術。然而,它又不僅僅是新聞插圖, 因為它跳出了傳統平面媒體配圖的窠臼,使平面的圖畫更加豐滿、立體起來,能夠承載更多的新聞信息,符合融媒體時代信息傳播的規律。”對於“微繪天下”這一 新聞傳播方式的成功,光明日報微博編輯室主編張憲輝如是評價。
  西南政法大學新聞傳播學院副教授蔡斐表示,用戶思維是互聯網思維的關鍵內核。在強調媒體融合必須具備互聯網思維的今天,“微繪天下”從個案的角 度詮釋了用戶思維的力量。他認為:“在快節奏的讀圖時代,圖片的視覺傳播力遠遠超過文字,這也是‘微繪天下’成功的背景;同時,通過繪畫作品講述新聞和表 達觀點,看似只是傳播形態的一小步,卻獨闢蹊徑地展示了在媒體融合生產過程中新聞產品‘一次採集、多元輸出’的理念。” (光明網記者 吳晉娜)
創作者介紹

房屋貸款

ke31kerwq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